代理人印鑒

「然而在曾海文一事的情況,這三名代理人純粹單方面決定製作印鑒。官方或拍賣行並無要求,建議 或批准此印鑒的製作。官方與拍賣行皆無視這個印鑒。因此,它並不具法律效力,亦非真正的 "藝術家工作室印鑒"

「此印鑒縱然看似可以作為藝術品出處的證明 (即曾海文故居財物的拍賣會),但因其蓋印過程沒有在完整法律框架下完成,事實上十分有誤導性的。我們没有任何例如負責整理作品名單及執行蓋印的公證人或執行官撰寫的聲明,以及他們在事後撰寫並附以相片的合法紀錄等資料。一般情況下,公證人或執行官在蓋印後會銷毀該印鑒,並在其聲明之中列明。這並不表示這三名代理人仍然在使用該印鑒,但可表明這無法查證事情真相的狀況。」

按此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