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國專家聯合會的訪談

曾海文檔案庫的創始人兼總古獨奇先生(Philippe Koutouzis)在巴黎接受法國專家聯合會 Union Française des Experts (簡稱UFE) 的訪問,分享了他對藝術的見解和專業知識。UFE該組織致力於匯集不同領域中的一些最佳的藝術專家。

法文訪談可以在UFE網站上閱覽,以下是原文的中文翻譯。

你認為一個優秀的專家應該要具備那些條件?

: 應該要對那些作品有深厚的認識,並在有需要的時候,利用一直推陳出新的科技協助;必定要保持客觀的態度,並學習如何分辨真跡與贗品;同時,就算與個人利益有衝突,專家也要對交予他鑑證的作品作最誠實、依據事實的判斷。

作為曾海文的專家,有甚麼獨特之處?

: 這一切的根源都來自曾海文作品的獨特性。我列舉其中幾點給你參考:首先,曾海文以傳統中國藝術及道家方式繪畫,將即興隨意及對和諧的探索合而為一,但這不是經常都能做到 。

然後,就是他畫作的獨特格式:他大部份作品都以水墨、水彩及水繪畫,並有統一的呎吋,以雙聯或三聯畫方式呈現;這在藝術史上非常罕見。

另一件作為曾海文作品專家的重要工作,就是要為他那些在咭紙或紙張上繪畫的作品(有部份註明了日期)分類及鑑定其創作年份。曾海文創作了大量畫作,卻鮮有作出整理、挑選。就像所有傳統中國書法家及畫家一樣,他累積了大量創作卻從沒有整理。其作品並非全部都附有簽名;有時他只在作品背面簽署,但當其簽名在畫面上出現,大部份都是融入其中成為構圖的一部份。

專家最主要面對哪一些難題?

:專家的首要任務是分辨出真正作品和贗品。

近年快速增長的亞洲藝術品市場令偽冒者、不道德或粗心大意的經紀人蠢蠢欲動。那一系列針對我的法律訴訟,令我執行這項工作時變得更加困難。他們絕對阻礙了我對推動曾海文藝術作品的努力,但也同時向公眾證明了我在此工作上一直保持客觀。2018年2月28日,法國最高法院(Cour de Cassation)清楚確認我的擁有權,終止了這八年來毫無根據的法律指控。2015年,當我與紐約Catalogue Raisonné Scholars Association (CRSA) 的同事及Joan Mitchell作品專家Suzi Villiger傾談時,她跟我說:「你知道嘛,Philippe,沒有人會感謝你去做藝術家作品全集編輯這份工作,但這件事一定要有人去做。」

誠然,專家的工作,是為了那些藝術作品。

專家們可能會被第三者質疑他的能力,目的和合法性,有時甚至會變成法律訴訟。根據你的經驗,專家們在有必要的情況下,應該如何去保護並捍衛自己?

:任何形式的質疑都需要有真憑實據才能成立,但與利益攸關而引起的法律訴訟卻似乎無可避免;這不單會在別人身上發生。
除了他們對那些藝術作品的專業知識,專家們第一件可以用作預防這些事發生的方法,就是訂立一套道德守則和有關專案工作守則。他給予意見並解釋原因,有時候卻會被誤解,除非質疑者已決定以訴諸法律,否則這取決於質疑者是否在提出訴訟前去證明自己的指控。

第二樣可以用作捍衛自己的事,是在有需要的時候,於法律訴訟出現前或訴訟進行時,尋找與他持有共同原則的專家同業協助。

第三,如果他被提出法律指控,那就需要一個會跟他分享所有資訊,亦會協助他進行抗辯預備工作的優秀律師。

如果專家能夠一直秉持專業及學術誠信,言行一致而且時刻作出清晰明確的溝通,他應該可以輕鬆且堅定地面對有關其專業工作的指控,避開大部份這樣的陷害。

你對UFE有甚麼期望?

:與其他堅持相同原則定的專家會面及進行交流;(還有就是)推廣及維護這些原則,一如坊間所說的「法國人會知道怎麼做」,確保收藏家或學術機構都能對我們有堅定的信任。


是次訪談是由UFE秘書長 Hervé Labrid先生和UFE總監 Sylvie Buisson女士負責採訪。